海口一条龙白云

安徽:筑創新高地 造“人才磁場”

2019-11-13 09:26:12   作者:   來源:中青報

蝶變中的安徽,聚集了量子通信、人工智能、生物醫學、能源等不同領域的專業人才,驅動全省經濟澎湃向前。


 
  “鼓勵創新,寬容失敗”是劉慶峰對安徽的評價。20年來,他和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以下簡稱“中科大”)的幾位校友,始終堅持在人工智能領域進行探索。他們創建的科大訊飛后來成為“中國聲谷”的代表性企業。

  一直隨安徽不斷向上發展的還有哈佛博士后王俊峰與劉青松。前者在看到科學島(中國科學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強磁場科學中心的規劃藍圖后,就決定留下;后者和團隊以“細胞工程關鍵技術”為核心,發展了靶向藥物評價的BaF3工程細胞體系,填補了國內該技術體系的空白。

  蝶變中的安徽,聚集了量子通信、人工智能、生物醫學、能源等不同領域的專業人才,驅動全省經濟澎湃向前。

  源頭創新的土壤

  1992年走進實驗室研究源頭技術創新時,劉慶峰只是一名中科大的大二學生。直到今天,他都為母校不拘一格的用人機制感到自豪,“我的導師是中科大第一個讓本科生參加學術研究的”。

  大膽用人、用對人造就了中科大的創新底蘊,也為安徽這片土地厚植出原始創新的土壤。

  為打破量子通信領域發展的停滯狀況,2017年成立的合肥本源量子計算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找來了中科大計算機、物理領域的博士構成核心研發團隊,“基本囊括了中國大部分量子計算人才”,5年前畢業時經歷過專業對口崗位少的副總裁張輝說,公司創立的初衷就是至少培養出一支“能獨立自主研發量子計算及量子計算機方向的隊伍”。

  劉青松和團隊也確信合肥是“創新創業的好地方”。當時穩態強磁場實驗裝置落戶科學島僅一年,劉青松和其他幾位哈佛博士后相繼留下,他們清楚,和極低溫、超高壓一樣,強磁場能為科學研究提供極端實驗環境,是科學探索的“國之重器”。

  “祖國就是一個‘強磁場’,對這個國家沒信心的人,是不會選擇主動回國的。”回國后在科研路上輾轉幾個城市的王俊峰,這樣描述自己的歸國心境。

  對這些科研人員來說,安徽迎接創新創業者的不僅是“踏實沉浸”的學術研究氛圍,更是一種允許失敗、沉著等待的氣度。

  “現在不是愛迪生時代了,技術源頭的產生相當不易,需要很多條件、匹配相關理論研究,當積累到一定程度才有可能誕生新理論。”中國科學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院長匡光力說,原始創新需要科研人員做好長期埋頭苦干的準備。10年前,正是他和王俊峰的一場談話,促成了幾位歸國博士后科研軌跡和命運的改變。

  經歷過“板凳甘坐十年冷”的劉慶峰也慶幸留在安徽,這里能給予產業成果轉化足夠的耐心。

  “公司從1999年成立以來,虧了5年,到2004年才盈虧平衡。”劉慶峰回憶,即使在創業最艱難的時候,安徽有關領導表現出來的也是對高科技企業在前期基礎研發階段摸索的包容,“不會提出企業今年要交多少稅,做多大規模,而是強調技術創新要做扎實”。

  “政府有擔當,企業敢創新”

  濃厚的學術研究氛圍引人匯聚。就搭建平臺與學術機構而言,近年來,安徽除了推進合肥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合肥濱湖科學城、合蕪蚌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區等4個創新主平臺建設外,還建設了10個省實驗室、10個省技術創新中心,啟動量子信息與量子科技創新研究院、能源硏究院和人工智能研究院建設,全省科研機構已超6000個。

  實際上,為留住人才,安徽努力做到讓這些有實力者能創新、敢創新。

  科大國盾量子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的總裁趙勇在創業初期就感受到科研人員創辦企業的難處,“我們不知道是以做科研的狀態還是以經營的態度來辦企業,科研人員的身份與狀態有利有弊,優勢是實事求是”。

  當地政府的關切與支持給了趙勇和團隊動力,“(政府)不光鼓勵科學家進行產業化,還鼓勵我們找到正確的方式、合適的團隊、合適的思路”。

  和趙勇一樣,劉青松也稱自己是“純粹的科研人員”,“除了做實驗發論文外,其他事不在行,更別說做企業,那更是兩眼一抹黑”。可以說,如果沒有合肥高新區一位領導的擔責之舉,他創立的合肥中科普瑞昇生物醫藥科技有限公司不會一路走到現在。

  幾年前,因為創新超前,劉青松和團隊要進行的臨床精準用藥新技術項目一度遇到困難。

  “公司化的運行,特別是生物醫藥行業,首先要解決正規資質問題,但因為在國內沒有先例,地方監管機構也不清楚如何建立資質、申請什么樣的資質。”劉青松說,當大家為擔心錯失競爭先機而著急時,合肥高新區及時給予了支持。

  為了讓企業先干起來,合肥高新區一位領導寫下保證書,讓項目先“上馬”,中科普瑞昇公司因此獲得相關資質。

  “政府有擔當,企業才敢創新。”那些得到支持的企業也為安徽的高質量發展注入了創新能量。去年,安徽授權發明專利1.48萬件,其中70%以上都來自企業。這一年,高新技術企業總數達5403家,實現產值10947億元,首次突破1萬億元。

  截至目前,全省擁有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82家,省級企業技術中心1306家,區域創新能力繼續居于全國第一方陣。

  用制度設計保護人才生態

  近些年,為激勵人才原始創新、促進技術成果轉化,安徽先后出臺了《安徽省扶持高層次科技人才團隊在皖創新創業實施細則》《支持科技創新若干政策》《關于合肥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建設人才工作的意見(試行)》等人才創新政策。一個適合于人才發展的環境逐漸成型,一批海內外高層次科技人才團隊開始落戶安徽創新創業。

  “現在的政策環境慢慢地能讓大家實實在在做科研與成果轉化,并在產品市場和金融市場得到認可。”在趙勇看來,單純從市場需求拉動技術發展會有些緩慢,借助政府的力量能在一定程度上加快速度,“比如服務于世界首條遠距離量子保密通信的‘京滬干線’就離不開政府的支持”。

  劉青松和團隊在融資困難時也曾成為股權激勵政策的受益者。

  “政府出錢入股,企業發展后隨時可以按低價回購;如果5年內企業完成了當初和政府約定的一些目標,政府就會將股權無償獎勵給科研人員。”劉青松介紹,很多科研成果轉化后并不能在短時間內實現盈利,這時候政府資本入股,會向市場投資者傳遞出信心,同時,企業發展后,公司創始人很容易因為資本因素喪失對企業的主導權,而政府資本將很好地保護創始人的利益。

  一個省份的發展需要各領域各類型的高層次人才,蝶變中的安徽也為未來的人才資源集聚積蓄能量。以大學生為主體的創新力量正被納入人才生態之中,安徽安慶的“雙創”高地,通過政策、資金扶持,為技術創新、商業模式創新的公司和團隊提供平臺與空間。

  更多來到安徽從零起步的人,也在融入當地創新生態的過程中,收獲了新的成長路徑。2015年從上海一家外企來到安徽埃夫特智能裝備股份有限公司的張帷,就從銷售、產品等崗位做起,見證了安徽機器人產業的發展。

  在有關政策支持下,張帷公司所在的“國家蕪湖機器人產業園”,已有120余家機器人企業落戶,形成工業機器人、核心零部件、服務及特種機器人、系統集成、智能裝備全產業鏈集聚發展態勢。

  如今,科教資源集聚、創新優勢凸顯的安徽,還在不斷迎來新面孔。這些帶著想法、能力而來的人,在這里看到了“未來的樣子”,也將向下一個高質量發展的創新高地出發。


編輯:儲 麗
 

凡未經本社的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轉載、復制、重制、改動、展示或使用《徽商》雜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內容或服務,或在非徽商網所屬的服務器上作鏡像,否則本雜志社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

會員單位 商會組織 其他機構
海口一条龙白云 危化品运输公司赚钱吗 皇冠体育公司 中国福利广西快乐10分布图 双色球出号红球出现次数最多 三国麻将安卓 广东时时彩预测器 财神打鱼手机版技巧 天pk10计划两期版期 拍卖公司赚钱嘛 ag捕鱼平台 云南快乐10分玩法 麻将游戏4人打真人版 山西福彩新时时彩 听吉林快三 双色球胆拖稳赚不赔 有什么赚钱知识的书